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

歐洲公司債也玩負利率 融資成賺錢生意

評析:這些債券是以零息債券溢價發行,所以算起來是負殖利率。問題是投資人為何要溢價買這些負利率的債券??現在又不是歐洲所有銀行都已是負利率,實際上只有少數銀行且高額存款才會有負利率的問題。

這幾家企業未免太自我感覺良好!!

歐洲公司債也玩負利率 融資成賺錢生意
2016年09月07日 15:44   每日經濟新聞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9月6日,德國跨國日用品巨頭漢高公司和法國製藥商賽諾菲集團以負0.05%的利率發行了短期債券。

  其中,漢高發行5億歐元的兩年期債券,賽諾菲發行為期三年半、規模達10億歐元的債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9月8日,歐洲央行將公佈利率決議。如今,歐洲債券市場卻已經讓人“目瞪口呆”:不僅主權債淪為負利率,就連沒有政府背景的非金融企業發債也創歷史地還要投資者“倒貼”錢!

  無疑,這將成為歐洲債券市場上的又一個“里程碑”。就連英國《金融時報》的記者都忍不住感嘆:記住這一天!

   ●非金融公司債也玩“負利率”

   事實上,這並不是第一個以負利率發行債券的歐洲企業。7月,德國鐵路公司德國聯邦鐵路(Deutsche Bahn)以負0.006%發行債券。

  漢高公司和賽諾菲集團這次所發行的債券,則是歐洲歷史上第一次由沒有政府背景支持的企業發行負利率債券。對此,賽諾菲的一位發言人表示,由於利率處於紀錄低點,公司決定利用這個機會。

  不過,這對投資者而言,是要承擔風險的。

  2014年,歐洲央行宣佈實行負利率政策,將主要再融資利率由0.25%下調至0.15%,將存款利率由0下調至-0.1%。后經多次調整,目前主要再融資利率和存款利率分別為0和-0.4%。商業銀行不堪忍受負利率的痛苦,隨后將部分成本轉嫁給了公司大額存款,今年開始逐漸向普通儲戶收取利息。

  近日,一家位於德國巴伐利亞的德國合作儲蓄銀行稱,從9月起,存款超過10萬歐元的儲戶需要向銀行支付0.4%的利息。

  銀行人士稱,投資者之所以願意忍受負利率,是因為相較於購買政府債券或者將資金放在銀行賬戶,這種“傷害”更小一點。

  的確,即便購買保險柜服務,直接持有現金也是要成本的。而對照存款利率,簡單計算一下,投資者購買這兩家債券,至少表面上可以少“倒貼”0.35個百分點。

  此外,亦有分析師指出,一些投資者或許押注歐央行的購債計劃會進一步加劇負利率、推高債券價格,使他們可在到期前賣出債券而獲利。

  日前,摩根大通歐洲銀行股票研究主管阿布侯賽因稱,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量化寬鬆政策已經進化到了將貸款利率降至負值的這一步,預計負貸款利率將會持續至2021年。

   ●“負利率”版圖持續擴大

   北京時間周四(9月8日)19:45,歐洲央行將宣佈其9月利率決議,且在隨后20:30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將會召開新聞發布會。對於即將宣佈的9月利率決議,市場整體預估歐洲央行將維持主要再融資利率和存款利率分別在零和-0.4%不變,直到2017年底。

  2015年3月,歐洲央行啟動購債計劃,其中以政府公債為主,藉此重振區內經濟。尤其是歐央行將購債範圍擴大至企業債,投資者搶在央行買入前湧入市場,不斷壓低企業債收益率。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截至9月1日,歐央行在歐元區的購債項目達到1.002萬億歐元。根據荷蘭銀行Rabobank,這等同於歐元區政府和機構債券總規模的1/7。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除了歐洲央行,瑞士、瑞典、丹麥、日本、匈牙利等都實行了負利率。與此同時,此前僅出現在中央銀行對商業銀行存款中的負利率,已經開始向整個金融市場蔓延。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長江表示,“總體而言,負利率這一違背金融常識的事情已經在世界上蔓延開了。”

  對於負利率,國泰君安經濟學家林采宜表示,全球經濟增長在下行,這就帶來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大面積的負利率時代。她認為,未來還有更多的央行將走向負利率。負利率是財政赤字擴張的結果,同時也會進一步刺激財政赤字擴張。

  而耶魯大學終身教授陳志武則認為,負利率是因為量化寬鬆擴大流動性的刺激不管用了,只好用負利率。

  然而悲劇的是,在這麼大劑量的刺激之下,經濟還是萎靡不振。歐盟統計局近期數據顯示,歐元區8月通脹率穩定在0.2%,而不是預期的小幅上升。歐元區8月綜合PMI終值跌至52.9,創2015年1月以來最低。

  對此,浙江金融職業學院教授應宜遜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需求旺盛供給不足,才會形成通脹,而現在供給充足,再怎麼負利率,通脹也上不去。負利率的蔓延對中國資本外流應該會緩解一些,但不是完全起作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