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彭博2016展望/經濟不平靜 黑天鵝攪局…全球警戒

評析:基本上明年沒有理由比今年悲觀!只是要大好可能也難。

彭博2016展望/經濟不平靜 黑天鵝攪局…全球警戒
2015-12-28 04:19 經濟日報 編譯/廖玉玲



各國通膨難達標 圖/經濟日報提供


全球篇:經歷了動盪的2015年,展望2016年,經濟仍充滿不確定性。本報今起連五天推出全球經濟展望系列專題,彙整彭博資訊對各國和產業的解析與預測,期有助讀者了解財經局勢。

到2016年4月的某個時候,巴拿馬運河的第三組船閘將竣工開始營運,屆時,通過巴拿馬運河的船隻最大尺寸將可以達到目前的2.6倍。從紐約到德州加爾維斯敦,美國各港口一直在為即將到來的大量船舶做準備。

巴拿馬運河船閘的啟用只是諸多可能發生的事件之一,這些事件集合在一起,預示2016年對全球經濟而言將是不平靜的一年。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可能在12國獲得批准,他們共占全球經濟總量的40%。美國和台灣將舉行總統大選;巴西將舉辦夏季奧運會;中國將實施新的五年規劃。英國是否留在歐盟的公投也將於2016年舉行。

大宗商品…價格不振

國際貨幣基金(IMF)與接受彭博調查的經濟學家預測,2016年全球經濟應該會比2015年強勁一些,基本上符合長期成長平均水準。但正如IMF在10月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所說,「回歸強勁、同步的全球擴張仍難以實現」。IMF的經濟學家預估,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3.6%,高於今年的3.1%,與1980-2014年的平均值3.5%相去不遠。

前英國金融管理局(FSA)局長特納表示,來年將差強人意,但他擔心會爆發一場不宣而戰的貨幣戰爭,因為歐洲和日本試圖透過貨幣貶值,促進出口與就業,也就是以鄰為壑,從貿易夥伴那裡竊取經濟成長。

概括而言,主流預期是:中國經濟將繼續減速;美國經濟將繼續以優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的速度擴張。而隨著全球需求疲軟,資金價格(利率)、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可能保持低檔;葉倫、德拉基和黑田東彥等央行領導人將成為焦點:聯準會嘗試提高利率,而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則尋求以寬鬆貨幣政策刺激經濟成長。

2016年最重要的變數是中國,其GDP成長率在2015年第3季已跌破7%,是2008-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首見。開發中國家極度依賴中國,他們的自然資源仰仗中國的購買力,但中國不再像過去有那麼多基礎建設的需求,且全球對中國產品的胃口並沒有同步成長。面對艱巨挑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試圖將內需打造成中國經濟的成長新泉源。

新興市場…危機四伏

IMF預估,2016年中國經濟增速會從今年的6.8%下降至6.3%。這是可以容忍的,但看起來低於中國領導人10月時再次希望的「中高速」成長。花旗首席全球經濟學家波伊特更悲觀:「我們認為中國周期性的硬著陸風險很高、且快速上升」。波伊特警告,由於俄羅斯和巴西已陷衰退,中國經濟的急劇減速可能拖累其他新興市場,而富裕國家多半較不依賴對中國的出口,所以他們「自身不會出現衰退,但也只有更低速地成長。」

廉價石油是多數經濟學家比波伊特更樂觀的關鍵因素。雖然低油價重創俄羅斯和OPEC等產油國,但對於開發中世界的石油進口國是好事。美國等已開發國家當然也受惠,但燃油成本在他們的總支出中占比較小。

不幸的是,油價比中國經濟更難預測,影響因素包括OPEC政治和中東局勢等。有一個理論說,油價2016年會跌破每桶40美元,因為供給嚴重過剩,且全球儲油設施都已滿載。看漲石油的人則認為,低油價會打擊勘探和開採活動,足以造成供應短缺、推動油價回升。

聖嬰鬧場…恐釀大禍

環太平洋地區的惡劣天氣,可能會完全抵銷低油價的一些好處。美國國家大氣研究中心資深科學家崔伯斯表示,正在形成的聖嬰現象,強度可以位列1950年以來前三強,將導致「重大擾亂、大面積旱災和水災。」他估計1997-1998年的聖嬰現象造成至少3萬人死亡、1,000億美元經濟損失。

希臘金融危機已經不是重點,但對於債權人要求的削減開支、增加稅收、改革勞動市場和民營化等措施,如果總理齊普拉斯沒有贏得國內支持,只怕到2016年稍晚希臘將再度登上媒體版面。

難民危機對歐盟則是新考驗。奇怪之處在於這個「危機」反而可能有助成長,至少短期而言是如此,至少對德國是如此。德國經濟研究院(DIW)預測,德國政府會補助難民,而難民會花掉這些補助,多數用於德國國內的商品化服務,推高GDP增加0.1至0.2個百分點。(系列一)


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預測 圖/經濟日報提供


2016年各國經濟展望 圖/經濟日報提供

2 則留言:

  1. 請問老師這消息?

    http://tw.aboluowang.com/2015/0325/532860.html

    傳奇投資者朱洛夫:2016-17將發生一場全球性危機

    瑞士傳奇投資者、對沖基金經理朱洛夫


    【阿波羅新聞網 2015-03-25 讯】

    放大字◀▶缩小字 ☕打印版 ◪圖片版 ◫PDF

    雖然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剛過去沒多久,人們擔心新一場全球危機可能正在醞釀之中。瑞士傳奇投資者、對沖基金經理朱洛夫(FelixZulauf)預計美元持續升值最終可能引發一場全球性危機,發生時間在2016-2017年左右。

    朱洛夫指出,這一切要從格林斯潘和伯南克掌舵的聯儲說起。由於格林斯潘和伯南克掌舵時期聯儲長期維持低利率以及推出大規模量化寬鬆(QE)政策,美元長期處於貶值狀態。從2001年到2008年,美元指數從121左右最低跌至略高於70的水平,跌幅超過40%。此後一直處于震盪過程,直到2011年5月份,美元才開始啟動當前這輪升值周期。截至周二下午,美元指數大約為97.20。

    朱洛夫表示,美元持續貶值導致美元被全世界用作融資貨幣,造成全球美元債務膨脹。在美國以外地區,以美元計價的債務規模高達10萬億美元,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顯示,其中6萬億美元在新興市場。在新興市場的6萬億美元以美元計價債務中,據估算至少有1萬億、最高3萬億美元是中國企業發的債,朱洛夫如是稱。

    隨著美元對本國貨幣持續升值,那些欠美元債務的企業將會發現自己的債務負擔越來越重,尤其是那些營業收入主要是本國貨幣的企業。

    朱洛夫表示:“最終美元的強勢將會引發一場全球性危機。”

    儘管美元指數去年5月份至今已經大漲23%,大部分經濟學家相信隨著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美元還將有很大升值空間。在上周聯儲下調未來利率預測值之後,目前市場普遍預計聯儲將在9月份啟動加息進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您好:

      看看就好!

      個人認為未來最大的危機不是美元續強,而是美元與美股暴跌!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