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中國企業債高得嚇人、8成為短債,川普成最後稻草?

評析:一天到晚拿中國地方債、企業債做文章,就能解決西方國家自己的問題嗎?說穿了,只不過是想分散媒體對自己問題的注意力罷了!

要說地方債、企業債問題,美國絕對比中國嚴重太多太多了,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有錢有能力解決,美國聯邦政府卻自身都難保了!近來大家開始擔心美國會不會再川普任內宣布公債違約,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中國企業債高得嚇人、8成為短債,川普成最後稻草?
MoneyDJ新聞 2016-11-24 12:18:28 記者 賴宏昌 報導

川普(Donald Trump)說他上任後100天內將要求美國財長把中國納入匯率操縱國名單(見圖)。紐約地產大亨要等到2017年1月20日才會上台,但美國利率已受到他的競選政見影響而走高,進而使得中國企業面臨更為嚴峻的償債壓力。

MarketWatch 11月23日報導,Stratfor(地緣政治情報公司)東亞分析師John Minnich指出,2016年第3季中國企業債高達82%的比重存續期間不到3年、遠高於2010年第3季的36%。換言之,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是拿新債來償還舊債、而不是用來支應長期投資。

Minnich認為,川普掀起貿易戰或歐洲爆發危機將導致中國債台高築的內部問題浮上檯面。

BBVA Research 9月19日發表報告指出,Libor為中國企業美元計價債務的主要參考利率,當Libor走高時、中企面臨的外匯風險也將隨之升高,迫使他們提前償還外債、進而增添人民幣貶值壓力。3個月期美元倫敦同業拆款利率(Libor)11月22日報0.92483%、創2009年5月8日以來新高。美元兌在岸人民幣(CNY)24日開盤迄今最高升至6.9294、創2008年6月6日以來新高。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日前提交給美國國會的年報也指出,中國快速增長的企業債令當地經濟成長的可持續性遭受質疑、高達169%的GDP佔比著實令人憂心。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統計,2016年第1季中國整體債務金額達27.2兆美元、GDP佔比達255%,遠高於2007年的148%。

中國國營企業(SOE)盈餘2015年年減6.7%、2016年上半年減少8.5%。2008年以來,中國非金融SOE債務資產比自53%升至64%、逼近美國2008-2009年金融危機前的70%。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第一副總裁利普頓(David Lipton)6月在中國留美經濟學會「中國和世界可持續發展大會」指出,中國現在的企業債務問題可能成為明日的系統性債務問題。

澳洲財長Scott Morrison 10月底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說,中國日益高升的債務(地方政府負債、國營企業負債)恐將危及澳洲金融穩定。

根據IMF《全球金融穩定報告》的預估,中國銀行業的企業貸款潛在損失保守估計可能相當於GDP的7%,這還不包括影子銀行體系的潛在威脅。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前委員余永定去年4月在中國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時指出,就絕對金額而言中國企業負債金額高居全球之冠、企業負債GDP占比也是世界第一。

Thomson Reuters報導,美國財政部11月16日公佈,中國持有美國公債餘額連續第4個月呈現縮減、截至2016年9月底為止報1.157兆美元,過去12個月以來累計縮減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