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社科院專家預計中國十三五GDP增長將保持均速6.2% 上限是6.7%

評析:習近平說下限是6.5%,你社科院說均速僅6.2%,不怕被抓去勞改??

社科院專家預計中國十三五GDP增長將保持均速6.2% 上限是6.7%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16:20 BJT

路透北京11月17日-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週四表示,中國經濟的增長應該在一個相對合理的區間內,經濟增速的可行區間相對較窄,下限總的來說是在'十三五'(2016-2020年)時期保持平均6.2%的速度,上限是6.7%。

他在《財經》年會上表示,下限是當前理論上推算出來的潛在增長率,不會出現通貨膨脹也不會出現週期性失業現象,就是一個可行的增長速度。

“如果經濟增長速度跌到底線之下,低於潛在增長能力,意味著生產要素沒有得到充分的使用。當勞動力沒有得到充分使用的時候,就出現了周期性的失業狀況,這是我們為什麼不能低於底線的一個原因。”蔡昉稱。

同時又希望有個更好的結果,設想有一系列的改革保持下去的話,能夠獲得額外的潛在增長能力,也就是潛在增長力+改革紅利,因此在6.2%的基礎上可以達到更高,上限應該是6.7%的增長速度。

他解釋稱,潛在增長率是根據生產要素供給,比如勞動力的供給,人力資本的供給、資本的回報率,以及這些生產要素的配置,也就是全要素生產率的變化決定的。更具體的說,它和中國人口紅利從強勁到逐漸消失的變化是有關係的。

“如果現在追求一個超過經濟增長上限的增長速度,總的來說,必然是過度刺激的結果。而這些過度刺激,意味著過於寬鬆的貨幣政策,根據歷史經驗,它必然會滋生資產泡沫,助長了槓桿的提升,最終可能會釀造出系統性的風險。”蔡昉稱。

他強調,要推動和加快改革需要形成幾個共識。不要把改革看作是和經濟增長非此即彼,或者此消彼漲,兩者是可以互相促進的,改革是可以帶來實實在在的改革紅利,可以提高潛在增長率。而在推行改革的時候也有成本,因此改革不是免費的午餐,至少幾項重要改革都需要增加財政支出。

“我們要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分擔改革的成本,分享改革的紅利,這樣才能做到各級政府都有改革的相同激勵,否則激勵不相容,就會產生衝突,產生觀望和等待。”蔡昉稱。

中國前三季度GDP同比增幅在6.7%。年初設定的GDP增長目標區間為6.5-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