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1日 星期六

歐洲央行開始做一件史無前例的事

評析:確實是前所未有的「創舉」。在以往QE的對象都是公債,再由外溢效果讓企業因而受惠,ECB卻直接針對公司債挹注資金,效果上自然更好。眼下公司債漲,歐元跌就是最直接的影響。但長期而言會不會有後遺症?就有待時間證明了。

至於會不會對美元債產生排擠效果?就這幾天的情況還看不出來,未來就不得而知了。

歐洲央行開始做一件史無前例的事
華爾街見聞  文/ 王懿君  2016年06月08日17:17:31  22

在3月份的利率決議上,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宣布擴大資產購買計劃,此前主要集中在國債購買,現在將擴大至企業債的購買。今天,歐洲央行就要開始要做一件真正史無前例的事情:在二級市場和一級市場購買企業債。

此前,歐洲央行雖然未正式開始購買企業債,但已經對企業債市場產生影響,Hermes Investment Management信貸聯合主管Mitch Reznick表示。

“市場對這位有決心、有購買力的一二級債券市場買家的購債前景,已經令信用利​​差縮窄。”

關於企業債購買計劃(CSPP),市場觀察人士表示此舉將推動歐元借貸成本降至新低。一些人甚至表示CSPP可能成為迄今為止央行最具破壞力的干預行動。

歐洲央行購買長期債券影響了債券發行的組成,貝萊德全球基本面固定收益策略主管Marilyn Watson表示。歐央行購債的最長年限將達到30年。

不過T. Rowe Price歐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Mike Della Vedova認為,在初次湧入債市後,投資者也將變得更為機敏。

歐洲央行宣布購買企業債之後,市場需求已經從投資級別的債券溢向高收益債券,包括CCC級別的能源、金屬和礦企,他表示。

“這種趨勢上月已經有所緩解了,整個市場或多或少呈現橫盤波動。不過這次高質量債券表現好於高風險債券。這種風險再定級與我們的觀點,即基本面信用質量是決定債券長期表現的最重要因素相一致。”

湧入企業債意味著市場已經沒什麼值得買了。Reznick表示。

美銀美林表示,在歐洲央行宣布擴大QE後的兩個月,那些不符合標準的資產,或者不在歐洲央行購債計劃內的資產表現不佳,但現在開始反彈。“我們已經開始看到近期新​​發行的企業債券中,長期債券的供應增加了,這可能只是歐洲企業債市場開啟一個更長期限模式的開端。”

Neuberger Berman全球債券絕對回報基金經理Jon Jonsson表示,存在這樣的一種危險——上漲的市場很可能推高所有債券價格,無論質量好壞與否。

“在正常情況下,那些規模太小或槓桿太高的企業無法發行高收益債券,但在這種環境下則變成了可能。投資級別的企業可能受到誘惑過度擴張,不過這是每次債券牛市下都會發生的情況。”

“更為嚴重的是,一級市場突然出現這麼一位實力雄厚的買家,很可能令債券發行人向投資者要求對自己更為有利的條款,而債券購買的條件可能同樣把一些對投資者友好的特點排除在外。”

市場同時還猜測,因跨國企業尋求將越來越昂貴的美元債務換成以藉貸成本更低的,以歐元計價的債務,該計劃是否會鼓勵他們湧向歐元區註冊成立公司。

FT alphaville專欄作家Izabella Kaminska認為,不必擔心歐元區從此會成為殭屍企業的避風港。歐洲央行在關於企業債購買問答環節中表示,歐洲央行只購買高信用評級的企業債:

任何信貸工具的多元化投資組合,債券發行人的信用質量惡化的風險,抑或債券發行人違約的風險都無法完全排除。但CSPP風險會得到控制,特別是通過1)在購買的時候設立最低信用質量標準;2)通過一家公司在一個中性基準指數中的比例,限制購買同一家企業的債券以確保投資多元化; 3)通過實施合適的盡職調查程序和持續的信用風險緩和措施(比如通過三方擔保債券購買)。如有必要,歐元體係可能同時需要額外的風險管理措施。

但另一種觀點認為,歐洲央行購買企業債類似於國家支持,隱含著國有化的意味,歐洲央行做得太過了。

當然也可以從另一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Kaminska認為:

根據後巴塞爾3協議的框架,為美元借款建立的有效的全球儲備要求,已經彌補了在岸/離岸美元融資套利的長期漏洞。歐元美元融資市場竭力應付這筆支出。而美聯儲開啟收緊政策的路徑更是加劇了這種負擔。

由於歐洲企業是歐洲美元套利的最大受益方,歐洲央行向企業提供了廉價的歐元流動性,實現了兩個目標:一是幫助遏制了通縮;二是通過一種更為複雜的方式提供刺激,使歐洲企業戒掉美元融資的“毒癮”。

基於這些理由,CSPP或多或少將世界從美元本位制轉向歐元或多元本位制,這確實是直接刺激歐元區的嘗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