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

安倍食言緩升稅、外資憤怒倒貨?日股崩、日圓狂漲

評析:之前就說了:如果安倍執意要如期加稅,將會是壓垮安倍經濟學的最後一根稻草!顯然安倍也很了解這一點,還是先暫停了!

至於財政缺口的問題並不難解決。只要把過去幾年砸到股市的錢慢慢收回來,也夠日本政府撐上好一陣子了!這幾年日本政府少說砸了好幾百兆日圓到股市(日經 225 指數中有約 90% 的企業,其前十大股東名單中都有日本央行),帳面上應該有賺不少錢。QE到股市本來就無關經濟,炒股也炒夠了,該見好就收。只是,安倍會因此得罪背後的利益團體,不敢這麼做...

安倍食言緩升稅、外資憤怒倒貨?日股崩、日圓狂漲
MoneyDJ新聞 2016-06-01 14:16:07 記者 賴宏昌 報導

消費稅率上調第二度推遲等同「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宣告失敗?

外資過去以「做多日本股市、放空日圓」的實際行動來力挺安倍經濟學,但就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正式宣布消費稅緩漲的消息曝光後、日本金融市場開始豬羊變色!
共同社報導,安倍表示將於1日稍晚召開記者會就消費稅率上調推遲兩年半實施乙事作出解釋。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秘書長Angel Gurria 4月13日在出席一場由安倍所主持的國際金融與經濟分析會議後對媒體表示,當前230%的公債GDP占比意味著日本面臨的是一個跨世代問題,以OECD會員國加值稅平均水準(20%)來看,未來應以「每年1個百分點」的調升速度、至少拉高至15%才行。

OECD曾在2013年7月指出,日本、美國、英國的債務規模較為龐大、所採行的減赤措施很難在「長期經濟成長潛能」、「收入平等」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點。OECD當時建議日本政府在減赤時多仰賴個人所得稅、消費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4月12日發表「世界經濟展望(WEO)」時指出,受民間消費大幅下滑的衝擊、日本經濟成長率與通膨均較預期疲弱。IMF預期2017年4月啟動的第二階段增稅將令日本經濟成長率轉負。

MarketWatch報導,日本經濟產業省5月30日公布,2016年4月零售額初估年減0.8%、過去6個月以來第5度低於一年前同期;3月數據經修正後年減1.0%。

朝日新聞5月31日發表社論痛批安倍不敢實施必要政策等同於是在規避作為國家領袖的基本責任。社論提到,安倍顯然忘了2014年11月首度推遲第二階段消費稅調漲(自8%升至10%)時所說的承諾。安倍當時說他絕不會違背實施財政重建的承諾,安倍內閣確保國際社會對日本的信任和將可持續的社會保障體系傳遞給下一代的決心絕不會動搖。

安倍曾多次表示,除非爆發雷曼兄弟破產等級的重大金融危機或天災,否則日本政府將按照既定計畫於2017年4月實施第二階段消費稅調漲。朝日新聞社論指出,日本經濟目前雖然不好,但還沒有像雷曼兄弟宣告破產後大幅萎縮15%或2011年3月大地震萎縮逾7%那麼糟。這篇社論認為,第二階段消費稅調漲推遲至2019年10月的用意顯然想要避免在安倍首相任期內實施不受歡迎的政策。

美聯社1日報導,安倍在2014年11月18日信誓旦旦地說:「在此,我要明確地宣布(消費稅)將不會進一步的推遲。」今年1月6日,安倍在下議院表示,為維護金融市場以及國際社會對日本的信任,消費稅將如期調漲。

紐約市立大學經濟系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今年3月22日在一場國際金融與經濟分析會議上對出席會議的安倍說,他非常不能認同「長期預算議題(調高消費稅)目前比財政支持更加重要」的說法。

克魯曼曾在2013年初表示,掙脫流動性陷阱的三種方法之一就是透過戰後重建來擴張支出。今年3月他表示,各國政府應該想辦法端出等同戰爭時期的大規模財政刺激方案。

「安倍經濟學」教父濱田宏一(Koichi Hamada)4月初在接受英國電訊報專訪時指出,安倍政府明年4月若如期將消費稅自8%調高至10%、日本恐將爆發新危機。濱田支持無限期推遲增稅、直到經濟體質轉好為止。

華爾街日報報導,穆迪(Moody`s Investors Service)3月表示,無論任何理由、推遲增稅都將對日本財政構成重大負擔。安倍在2014年11月宣布推遲第二階段消費稅調漲後、穆迪就把日本債信評等調降一級、自A1降至Aa3。

日經225指數1日下午盤在安倍正式宣布第二度推遲第二階段消費稅調漲後大幅走低、終場下跌1.62%、收16,955.73點。嘉實XQ全球贏家系統報價(見下圖)顯示,截至台北時間1日下午2時整(日股收盤)為止,美元兌日圓貶值0.66%、報109.9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