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人幣兌美元貶只有兩種可能?景氣糟透了或人行授意

評析:這波人民幣並未如許多人所預期的貶破7(高盛甚至喊到7.2),最高只來到6.933,離7還有段距離。不過今年迄今還是有高達6%的貶值幅度。

未來也不是沒有再貶的可能,除非人行故意(這波中國經濟下修已經差不多了,景氣要再糟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否則要再有大幅貶值的可能性應該不高。但貶值是兩面刃,人行有什麼理由要讓人民幣再大幅貶值?中國對出口的依存度已大幅壓低,也不需要藉由貶值來提振出口。而且中國CPI已又突破2%,大幅貶值可能引發輸入型通膨,更沒理由在這節骨眼讓人民幣再貶一波...

人幣兌美元貶只有兩種可能?景氣糟透了或人行授意
MoneyDJ新聞 2016-12-06 12:54:40 記者 賴宏昌 報導

美國財政部國際事務次長Nathan Sheets 5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發表演說時指出,企業槓桿日益攀高顯示中國經濟再平衡進程仍未完成、凸顯出加速市場導向改革的迫切性。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中國整體債務GDP佔比已升至220%、單單在過去5年就增加將近三分之一。中國非金融業企業債GDP佔比達145%、在主要經濟體當中名列前茅。

根據標準普爾的統計,2015年中國國營企業(SOE)的槓桿(債務餘額除以EBITDA(稅前、息前、折舊攤提前盈餘))中間值大約是當地民間企業的一倍。IMF預估SOE享有的間接補貼大約相當於3%的GDP。Sheets曾任聯準會(FED)國際金融部主管、花旗集團國際經濟部負責人。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11月22日指出,過去10年來中國的貿易順差睥睨全球、其指標實質利率高於美國,官方公布的經濟成長率也遠高於美國,金融體系健全、壞帳率仍處於低檔。

那麼,該如何解釋人民幣兌美元創下8年新低?史劍道認為單單說美元目前是全球強勢貨幣實在說不通,人民幣兌美元走貶的可能原因之一就是共產黨嚴重誇大了當前的經濟狀況,中國景氣實際上比美國還要弱、人民幣走勢正在反映此一趨勢。他認為最大問題在於中國人民銀行持續幫助國營企業以史上僅見的速度擴增債務。

反之,如果中國景氣真如官方所說的那麼好,史劍道認為那就是人行在背後操縱人民幣走貶就。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12月4日透過臉書批評中國過去讓人民幣貶值(拉高美國企業競爭難度)時不曾事先徵求美國的同意。根據川普公布的上任100天行動計畫,他明確表示將要求美國財長把中國納入匯率操縱國名單。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提交給美國國會的年報指出,中國快速增長的企業債令當地經濟成長的可持續性遭受質疑、高達169%的GDP佔比著實令人憂心。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統計,2016年第1季中國整體債務金額達27.2兆美元、GDP佔比達255%,遠高於2007年的148%。

中國國營企業(SOE)盈餘2015年年減6.7%、2016年上半年減少8.5%。2008年以來,中國非金融SOE債務資產比自53%升至64%、逼近美國2008-2009年金融危機前的70%。

香港財資市場公會(Treasury Markets Association)12月6日公布,香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隔夜拆放利率(CNH-Hibor)報6.17033%,遠低於5日的12.38133%。CNH-Hibor在2016年1月12日飆升至66.815%、創2013年開始統計以來最高水準,9月19日也曾飆升至23.68300%。市場當時猜測中國人民銀行透過國營銀行吸光流動性、藉此大幅拉高放空人民幣的成本。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前委員余永定去年4月在中國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時指出,就絕對金額而言中國企業負債金額高居全球之冠、企業負債GDP占比也是世界第一。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網站公佈,2016年12月6日銀行間外匯市場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中間價為人民幣6.8575兌1美元,人民幣較前一交易日(5日)中間價6.8870元升值0.4%。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